相关文章

彩钢板深圳钢结构工程,行业发展之道

彩钢板 8月13日消息,2009年初,四川德阳高新技术产业园,全国最大的电力汽轮机制造商东方汽轮机公司灾后重建进入第三期项目的设计论证阶段。已经建设的前两期大面积使用彩钢板作为厂房的顶板,但这一回,负责设计的中国联合工程公司向东方汽轮机推荐了一种新型材料太空板。太空板与彩钢板相比,不仅节能、安全,而且使用寿命50年以上,是彩钢板15年使用寿命的3倍。

尽管之前没有使用过、甚至没有听说过太空板,但经过论证、权衡,东方汽轮机公司向北京太空板业公司订购了第三期项目10万平方米的厂房用板订单。

承接此次三期厂房设计的中国联合工程公司前身是机械部第二设计院,业内习惯简称为“二院”。原机械部下属的一院、二院、四院、五院、六院、七院、九院、汽车院全部接受太空板的品质,在过去10多年里将太空板融入其大型企业的工程设计中,成功推荐给长江三峡、沈飞、哈飞、一汽大众、长丰猎豹、中海油等工业厂房使用量已达500多万平方米。这意味着,在彩钢板一统天下的工业厂房领域,太空板从中抢夺出500万平方米的份额。

邂逅资本

太空板业在中关村打拼10多年,中关村驻扎众多的创投机构,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创投机构。樊立的解释是,“当我处于生存阶段,投资人不会来投资;只有看到我有更大的发展希望,投资人才会来。”

令人想不到的是,太空板与深创投的牵手来自于一次偶遇。

太空板在河北曹妃甸投资了一个生产基地,2009年10月公司数位高管去曹妃甸工厂,当天深创投北京公司一拨人马也到曹妃甸考察项目。大家免不了和曹妃甸管委会领导接触。中午吃饭的时候,曹妃甸的父母官客气地提议,“你们都是北京来的客人,就在一桌吃饭。”

就这样,同在北京的天空下没有相识,却在300公里远的河北曹妃甸一个饭局上认识了,双方交谈甚欢。深创投华北区总经理刘纲说,“我们细致地聊了聊,谈得比较认真,发现他们很符合深创投集团新材料领域的投资方向。”

太空板制造材料不仅有水泥,还有电厂燃煤废弃物粉煤灰,也就是在生产过程中消纳了大量的工业固体废弃物,是一种符合循环经济和低碳理念的新型建筑产品。深创投看中的正是其循环利废、节能减排的投资价值。刘纲说,根据国家《节能中长期专项规划》,未来建筑市场将是节能建筑的天下,低碳、节能、环保的建筑新材料总体市场规模至少有数百万亿元,潜力巨大。

而樊立则表示,“我们相信国家对节能建材政策的导向、落实,面临的市场机会越多。这也是我们说服投资人向我们投资的理由。”

在经历半年的对企业考察和市场调查之后,2010年5月由深创投牵头数家投资机构向太空板业投资7700多万元。

从目前的市场占有来看,太空板与彩钢板的比例为100万与5亿之比,所占份额微不足道。但樊立强调,这同样说明太空板替代彩钢板的成长空间非常大,太空板发现了一个市场需求巨大的领域,而这个市场找到了比目前技术更好的产品。

“我们已经看到市场需求的提速带来的机会。我等了十几年,从一个年轻人等到一个老人,等来了一个需要我们提供产品的时代。我们终于等来了!”樊立连用四个“等”字抒发积压已久的情怀。

彩钢板替代者

随便打开一张当地的报纸,各种彩钢板的小广告密密麻麻。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大量使用彩钢板作为厂房建筑材料,2009年中国工业建筑竣工量3.3亿平方米。按照北京市太空板业公司董事长樊立的算法,实际展开面积应该多1.5倍,即5亿平方米。再以每平方米15公斤计算,全年耗费钢材750万吨。

樊立认为,中国大量使用彩钢板带来资源和能源的巨大消耗,此外金属板在生产过程中增加了碳排放。

“彩钢板最大的问题是寿命只有15年,而真正的节能是指要耐用,节约资源。”谈到直接竞争的产品彩钢板,樊立出言坦率。

国内最早一批使用彩钢板的富康汽车、红塔卷烟厂的厂房因为寿命到期、钢板生锈而遭重建,著名历史遗迹西安兵马俑博物馆上面的彩钢板顶棚也因为腐蚀漏雨而被拆除。樊立说,“兵马俑馆用彩钢板顶棚寿命只有13年。理论上是15年寿命期,但未必能用到15年。”

工业建筑包括厂房的使用期,国家标准要求为50年,后起之秀太空板可以满足国家标准。樊立更大的野心是把太空板作为彩钢板的直接替代者。“彩钢板占据市场,太空板是后来者。太空板经过这些年市场发展的验证,已经有足够能力替代彩钢板。”

太空板专业名词叫“闭孔发泡水泥复合板”,全球只有北京太空板业公司掌握核心技术,获得20项发明专利。樊立是专利技术的发明人之一。

上世纪90年代初,年轻的樊立、樊志兄弟在发明这种节能的新型建材后准备创业,一时为企业叫什么名字苦思冥想。当时有一个果珍电视广告风靡全国,画面上宇航员在太空饮用这种饮料,其中一句广告词是人类进入太空时代。樊立受到启发,“发泡水泥板是一种新型节能材料,节能是未来长期的经济发展方式。我们干脆叫太空板。”

然而生不逢时。太空板出生太早了点,尽管在厂房建设上有显著的节能环保效果,但问题是我国工业建筑没有节能标准,导致太空板的节能作用得不到政策明确支持。在整个社会环境对建筑业的节能没有真正开始之前,市场的需求并不急迫。樊立在上世纪90年代创办的公司发展缓慢。

国家储备库2009年、2010年投资建设二三十万平方米的物流仓库。樊立得知后,上门找到国储局领导推销太空板,对比市场上占主流的彩钢板和新崛起的太空板两者优劣。“国家财政投资建设国储仓库,如果每隔15年就要重建,这么多物资在仓库旧房顶被拆除又被安装彩钢板的过程中,失去遮阳挡雨作用,那些救灾的食品、生活必需品如果变质发霉则不可接受。这位领导后来意识到这一点,马上批示全部采用太空板。”

他感到,国家提出节能减排、循环利废、实践科学发展观,别看是理论层面的问题,作为一种新型社会发展方式的倡导,又会影响到社会相关部门、政府官员和企业家的认知和判断。“只要对这些人稍稍影响,就会给我们提供非常大的机会。我们看到国家走的可持续发展道路不可逆转,我们的企业也会越走越宽。”

在早期使用彩钢板厂商到期更换这个直接原因和国家节能产业政策支持另一个更为深刻的原因共同作用下,太空板业摆脱长期在年销量10-20万平方米之间徘徊的瓶颈,近年来开始起飞。2007年销量30万平方米;2008年46万平方米;2009年92万平方米,比2008年翻了一番;2010年计划仍然是翻一番,业务目标180万平方米。从2008年到现在进入提速发展的阶段,与此同时,太空板业加速发展的亮点也被深创投敏锐捕捉到。

说起深创投与太空板业的结缘,则颇有戏剧